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棱镜|独家对话浑水创始人:调查欢聚持续一年,百度收购打乱了发布计划

原标题:棱镜|独家对话浑水创始人:调查欢聚持续一年,百度收购打乱了发布计划 来源:腾讯新闻棱镜

作者| 王凡 编辑 | 杨布丁

出品 | 棱镜·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

划重点:

1. “十年前,我们去调查中国公司,可能就是数一数卡车的数量,但是近些年,我们发现了所谓的“科技造假”,甚至会出现相关产业,比如刷单工厂。有些人觉得,“刷单”只是稍微粉饰一下数据。但当我们去调查欢聚时代或跟谁学的时候,会发现这种机器人已经几乎占到用户基数的绝大部份。“

2. 主要分析方式是追踪欢聚直播里1.15亿笔交易数据,分析中间哪些有机器军团的痕迹。列出部分案例分析为了让读者理解,并不代表所有的证据链。

3. 百度对欢聚直播的收购,打乱公布做空报告的原定计划。百度不是做空目标。

4. 浑水还在做空跟谁学。

2020年11月18日,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正在做空美股上市公司欢聚时代,声称欢聚直播业务90%收入为假,欢聚时代的海外版本Bigo Live 80%收入造假。

做空报告发布后,欢聚时代股价当日下跌23.37%,当日市值蒸发18亿美元(约合118亿元人民币)。次日,欢聚时代回应称,浑水的报告充满了对直播行业和直播生态的无知,报告中逻辑不清、数据混乱、以偏概全,包含了大量的错误。欢聚回应公布后,股价随即大幅反弹。

欢聚时代为何成为浑水的狙击对象?做空报告发布时间恰逢百度刚刚宣布和欢聚集团签署约束性协议,是故意为之吗?百度会是下一个做空目标吗?对于欢聚的回应,浑水有何打算?对于今年早些时候发布跟谁学做空报告后股价走高,有何评价?美东时间11月20日晚间,《棱镜》独家连线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

以下为部分访谈实录(有删减),仅代表做空机构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的单方面观点。

我们花了一年的时间搜集欢聚造假证据

《棱镜》:为什么选择做空欢聚?欢聚从事直播行业很多年,从什么时候开始调查这家公司?

卡森·布洛克:首先,经营得久,不代表没有可疑之处。比如,我们之前做空的嘉汉林业(Sino-Forrest)在2011年,那个时候它已经上市16年了。当一家公司上市得久了之后,人们似乎开始停止质疑它,而把一些事情视作理所当然,但并不该这样。

其二,过去几年,浑水逐渐具备能够调查网上行为的能力,特别是在鉴别网上机器人方面。

十年前,我们去调查中国公司,可能就是数一数卡车的数量,但是近些年,我们发现了所谓的“科技造假”,甚至会出现相关产业,比如刷单工厂。有些人觉得,刷单只是稍微粉饰一下数据。但当我们去调查欢聚时代或跟谁学的时候,会发现这种机器人已经几乎占到用户基数的绝大部分。

这是两个大前提。

要说近期的导火索的话,就是一年前,我跟一个中国的朋友聊天,他说,你也许应该看下欢聚。我说为什么。他说,他有个朋友在欢聚做主播,还是算成功的那种,但是赚不了什么钱。所以我们从主播的收入开始着手,然后发现他们并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赚钱,有个巨大的差距。我们花了一年时间搜集数据,然后研究数据,找寻关联点。大概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得出结论,认为欢聚造假。

但因为有跟谁学的案例在先,尽管我们认为跟谁学用户数造假,但市场似乎并不买账。另外,疫情中,大量的经济刺激措施涌入,也让市场大涨成为做空掣肘。所以,我们并没有立刻发布欢聚报告,而是想等到我们更理解市场反应的时候,再发布。

《棱镜》:所以,你们是从主播的收入入手的。我也看到在做空报告里列举了一些主播收入的案例。比如提到,调查人员从一个丹东公会的经理处了解到,摩登兄弟在一个受欢迎的购物区举办的音乐会,“粉丝”却要付费到场;也提到有一个网红崔阿扎的收入其实是固定收入,并没有外界传言的高额分红。但是,有人会说,你的确找到了一些虚假案例,但样本数是不是太少了?也许其他顶级主播的收入是真实的呢?

卡森·布洛克:首先,我们采取的主要分析方式是追踪了欢聚直播里1.15亿笔交易数据,然后,分析中间哪些有机器军团的痕迹。但是我们也意识到,数据分析的研究方法,对普通读者来说,不太好理解。比如,以前实地调查时,我们可以说,今天应该有100辆车进出,但结果我们只看到3辆车。但是,对于网络生意来说,就不适用。

为了让更多读者理解某家公司的问题,我们列出了案例分析,但案例分析并不代表我们所有的证据链。

注:报告中,浑水质疑欢聚时代的生态造假,是一个由机器人构成的虚拟王国。主要反映在三大方面。

其一,质疑欢聚的虚拟礼物50%来自于公司自己的服务器,另外40%来自外部机器人或者主播自己“内循环”。

其二,质疑由于虚拟礼物造假,头部主播收入不如外界想象得高。做空报告中称,调查者曾经造访欢聚丹东办公室。该办公室负责人举例称,网红崔阿扎未来两年实际收入为月工资15-20万人民币,这和外界预估的1500万元的礼物分成相差数倍。

其三,质疑管理主播的公会也参与造假。根据对比欢聚时代的财报和五大公会的企业征信报告,浑水质疑,2018年这些公会的收入不到欢聚时代公布的15%。

除了欢聚时代的国内业务之外,浑水还质疑海外业务水分大。浑水举例称,海外站最受欢迎的网红RCT_Khan大多数时间都在直播办公桌前翻看文件,并没有任何娱乐表现,但是还是会接收到源源不断地打赏“金豆”。

百度收购消息让我们调整了发布时间

《棱镜》:你们发布欢聚做空报告的时间,恰逢百度宣布36亿美元收购欢聚国内直播业务。这是巧合吗?还是一种做空策略?

卡森·布洛克:是,也不是。因为我们已经决定了要在11月发布这份做空报告。但是我们原本打算在欢聚财报之前公布。然后10月底,有中国媒体说,欢聚直播可能会被百度收购,这让我们暂停了原来的计划。

此后,我们看到欢聚敲定盈利发布时间为11月16日,百度也决定在同一日公布盈利。我猜,百度也许想在盈利报告的同时公布收购直播的决定。如果做空报告先行,其他人也许会说,百度买欢聚直播,说明他们否认了浑水的报告。当时我们也猜测,在百度公布盈利的时候,他们是会说,已经完成了收购,还是说只是达成收购协议,但还没有交易完成。结果,百度公布的是达成协议,但交易还没有完成。

这个时候,我们觉得时机成熟了。做空报告出来之后,百度就有两个选择。如果他们还没有进行尽职调查,他们应尽快进行。如果他们已经做完了尽职调查,应该很容易就能发现我们注意到的欢聚的问题。

这会是个有趣的测试,到底中国顶级的公司会做什么样的选择。

注:浑水在做空报告中提及,“如今,我们想对百度说,当你用接近7%市值相等的现金收购一个完全虚假的业务时,你的尽职调查哪里去了?尽调怎么可能没有发现如此大规模的欺诈行为?如果百度认为自己尊重市场道德与法律,那就让我们看看。”

没有做空百度,但会继续发布欢聚的报告

《棱镜》:百度不是你们的做空目标?

卡森·布洛克:不是。我们没有做空百度。

注:浑水创始人布洛克接受外媒采访时,曾将百度对欢聚的收购,类比惠普曾经对软件公司Autonomy的收购。2011年,惠普以大约110亿美元(约合720亿元人民币)买下英国软件公司Autonomy。

外界曾以为,惠普在PC和打印机核心业务遭到挑战时,找到了投资未来大数据领域的法门。但2012年,随着Autonomy财务造假逐渐披露,惠普资产减计高达88亿美元。

《棱镜》:欢聚做空报告发布当天,股价暴跌,但是第二天就反弹了。对于股价的反弹有什么评价吗?后续会有第二波的报告吗?

卡森·布洛克:我们后续会进一步回应。我们也注意到,欢聚对我们的第一份报告已经有所回应。

股价反弹并不令人惊讶。我把做空进程比作打网球。我们公布做空报告后,股价下跌;公司回应了之后,股价一般都会有所反弹,然后我们近网,得分。通常,我们会得分,虽然并不是每一次。所以,我们会继续。答案就是,是的,但是我还不确定具体的时间。

《棱镜》:你的意思是会发布更多关于欢聚的报告?

卡森·布洛克:是的。我也注意到,读者对我们数据分析方法论的关心,提出了很多问题。我们整理了常见问题发布在网站上。后续的反馈问题还在发给我们,我们也会进一步更新这个常见问题表。

跟谁学是让人挠头的一个做空目标

《棱镜》:说说你今年的另外一个做空标的,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周五跟谁学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后,一度暴跌。在公布财报前,你还持有这家公司的空仓吗?对今天的股价表现有什么评价?

卡森·布洛克:是的。我们还在做空这家公司。

今天跟谁学的股价波动,主要是技术面的原因。在疫情期间,因为大量的经济刺激,所以常常会发生期权持有者被迫对冲自己的风险头寸(Gamma Squeeze)。今天又是期权到期日,期权合同交易量惊人。跟谁学的股价波动跟期权交易相关。

但是,跟谁学的确是我们做空目标中比较特殊的一个案例。一般来说,我们做空报告公布之后,会有另一边的人站出来说,我们的判断不对,等等。但是跟谁学,除了公司高层的回应之外,我们没有看到长期持有人吹响号角跟我们说,你们错了之类。

我承认,这的确是让人挠头的一个做空目标。

注:2020年5月18日,浑水曾发布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声称跟谁学存在大量欺诈行为,至少70%的学员为机器人,怀疑至少有80%营收为造假产生。跟谁学方面当时回应,“我们尊重浑水公司的研究方法,但经过详细的阅读分析,以及反复的数据校验,我们遗憾地发现,浑水对于跟谁学的运营细节缺乏必要的认知。”

本周五,跟谁学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收入同比增长252.9%,但净亏损为9.325亿元。股价开盘一度暴跌24%,收盘前跌幅收窄至7.97%。但自今年5月18日浑水公布做空报告以来,跟谁学股价涨了一倍。

瑞幸退市并不代表它就要关门了

《棱镜》:浑水年初还曾经发布了一个匿名的瑞幸咖啡调查报告,现在瑞幸退市了,但还在运营。你对这样的结果有什么评价?

卡森·布洛克:首先,一个公司的股价跌到零,并不代表这家公司就不做了,就要关门,然后把员工都裁掉。但是,瑞幸的惊人之处在于,我不知道这家公司是否还能产生足够的现金流,来维持运营。因为之前的虚假销售数据,我们从未了解这家公司的真实财务。我不知道它背后的资金来源还看到了这家公司的什么其他价值。

《棱镜》:之前我们提到过你的研究方法,实地考察是浑水做空报告的重要组成。但是,研究虚拟经济和往常的实地考察不同。比如,你可以记录一个咖啡厅实际的客流量,但是很难追踪一个虚拟经济中的实际客流。对你来说,调查虚拟经济活动是更难,还是更容易了?跟以往相比,有什么明显不同吗?

卡森·布洛克:的确不同。你需要专家,需要采用适合的软件,另外还需要运气。

说实话,跟谁学和欢聚在数据管理上都相对松散。如果他们在编程上做得周全的话,也许我们就没法做调查。这里面有运气的成分。另外,跟传统的财务分析也有相同之处,我们通过财务发现造假,也是因为你一旦撒了一个谎,就需要一百个谎去掩盖,总会发现漏洞。

我想强调的是,我们调查的过程,没有入侵其他公司的电脑或是网络,没有触犯法律。报告里采用的数据都是获得访问权限的。我们会花时间建立数据集,寻找这些数据当中的关联和模式。

真正难的部分,是我之前提到的,如何让读者理解这些技术型的欺诈。

2015年之后中国公司并不是我们主要的调查对象了

《棱镜》:在对中国公司的实地调查中,你们依靠内部团队吗?还是第三方?

卡森·布洛克:几年前,我们就关闭了在中国的内部调研团队。现在全部转为依靠专业的调查人员。但我们跟他们合作的时候很谨慎,不会展露全景图。比如说,之前辉山的案例,我们可能让一些人去黑龙江的奶牛场,但并不让他们知道我们是在做什么。总之,第三方接受到的信息很少。同样的模式,我们也应用在南美、印度或是非洲。

注:2016年年底,浑水转战港股,发布做空东北上市公司辉山乳业报告,称后者为骗子,一文不值。虽然做空当天,辉山乳业股价仅小幅下跌2.1%,此后股价一度回归平稳,但次年辉山乳业大股东挪用资金、陷入债务危机、股权质押被机构强行平仓的消息四起。2017年,辉山曾在一天内跳水式暴跌85%,后在2019年黯然退市。

《棱镜》:我猜想,你可能有一个做空候选列表。什么样的公司会被列在里面?近期还有什么计划吗?

卡森·布洛克:我们致力于寻找那些有重大隐藏问题的公司。其实,在2015年之后,中国公司并不是我们主要的调查对象,恐怕只占20-25%。我们主要在找北美、加拿大、欧洲的问题公司。他们也并不是触犯法律,但是可能会玩弄财务数据。比如,我们做空了英国诉讼融资公司Burford,就属于这个类型。

一般来说,到11月底,基本上所谓的候选列表就空了。我们通常会在来年1月份重新开始讨论新想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金沙城网址 » 棱镜|独家对话浑水创始人:调查欢聚持续一年,百度收购打乱了发布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