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游戏人间的水中浪子,被郭晶晶领进神秘大门,29岁如愿逆袭

不久前,中国跳水在正定举行了今年唯一一场正式的比赛,也是奥运选拔清零重启后的首场争夺。

场内场外集中了7大奥运冠军:施廷懋、陈艾森、曹缘和任茜作为现役国手,依然在为东京的门票披荆斩棘;周继红作为掌门人,在看台上严密注视着所有队员的表现;李娜作为解说嘉宾,在话筒前滔滔不绝。41岁的王峰则端坐在教练席,只要有山东队的队员出场,他就会打起精神,连比划带讲解,一通忙活。

作为中国跳水队少有的“硬汉”,王峰已经过了小鲜肉的年纪

41岁的王峰,对于年轻些的跳水迷来说,肯定稍显陌生。但在跳水界,他却是个“特别”的存在。

他是跳水浪子,是体坛常青树。是最高龄的跳水男子奥运冠军,是唯一在役结婚的跳水运动员,他与爱人也组成了全运会唯一一对夫妻档主体育场火炬手。

他身上的许多故事,都让人津津乐道。

王峰目前在自己的家乡山东,从事着行政工作。作为山东跳水的掌门人,他努力在复兴山东的跳水,并且率队亲征全国比赛。尽管工作繁忙,但他依旧抽出时间接受了采访,对自己的跳水人生娓娓道来。

浪子回头金不换

入选国家队,对一个普通运动员来说,可能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但对于王峰来说,却是一个需要细细考量的“难题”。

1999年10月,一个稀松平常的日子,对于王峰来说,却是20年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火车摇摇晃晃地减速,拿到国家队集训名额的他,看着窗外的北京城,心中满是犹豫。清晨的车站,阳光明媚却已散尽夏日的暑热。王峰拎着大包小包,融入了熙熙攘攘的人流。

在国家体育总局的门前,王峰停住了。他踟蹰了好久,内心满是挣扎。他在想,一跨进去这道门,他不能在训练中明目张胆地偷懒,不能偷偷和朋友训练之余出去喝酒,也不能像过去那样随心所欲地过日子。这让他一场纠结。

他曾经是山东队里出名的“浪子”。 8岁时,小王峰就前往山东省体育中心练习跳水,成为了一名专业运动员。

但年少玩性浓重、不谙世事的他,只把跳水当作一种“业余健身项目”。训练经常出工不出力,业余时间他倒是利用充分——溜出去玩耍、和朋友聚会喝酒,所有运动员不敢干的事,都被他耍了个遍。全队只有他的分管教练,能稍微对他起到震慑作用。

不过,王峰的天赋确实是公认的,即便这样的训练状态,他在全国比赛中依然能取得不俗的成绩。只是他的成绩并不稳定,时好时坏,反正他也并不在意,就这样吊儿郎当地过去了十年。

1997年全运会后,看不到太大希望的王峰,竟然想到了退役。他甚至尝试过离开专业队,在社会上找工作,只是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出路。王峰没等撞着南墙,就主动选择了回头。转眼就到了1999年,没想到他被国家队相中,列入了集训队的名单。王峰心里很清楚,这或许是他跳水生涯,最后的高光时刻。

思绪翻飞间,站在门口的王峰突然听到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原来是功勋教练钟少珍带着郭晶晶和胡佳刚出完早操经过。已经名声在外的王峰,虽然没有进过国家队,可是在圈里,却并不缺少朋友。闲聊间,他不知不觉地走进了国家队驻扎的大院,就这样被后来的跳水女皇糊里糊涂地带进了“梦之队”的大门。

安顿好行李,王峰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跨进国家队的大门。于是,他第一次认真地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眼前的集训是为2004年雅典奥运会而准备的,于是对于成功的渴望也渐渐强烈起来。

他暗自发誓:反正已经进来了,不拼个冠军就不出去。

在集训的一年里,他不再像省队那样得过且过,也没动过玩的念头,保质保量地完成所有项目。由于心智和能力都渐渐成熟,再加上自己本就天赋异禀,王峰脱胎换骨,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

2000年,经过各种严苛的考核,王峰正式入选了国家队,开始全身心投入到雅典奥运会的备战中去。

谁曾想,再走出国家队大门的时候,王峰已经30岁了。这颗体坛“常青树”,终于如他十年前设想的那样,如愿以偿地离开。

来之不易的奥运冠军

四年一次的奥运会,几乎是所有运动员梦寐以求的赛场。

王峰通过自己的努力,刚刚进入到国家队,便顺利地拿到了雅典奥运会的入场券,而且被专业人士和各路媒体寄予了厚望。

不过现实却和他开起个玩笑。

雅典奥运会赛场上,夺冠热门王峰只拿到了男子单人3米跳板第四名,无缘领奖台。由于半决赛发挥失常(当时半决赛的成绩,带入决赛,合并计分排名),尽管他决赛表现上乘,可是也无力回天。最后一跳结束,他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笑容,含泪拥抱着教练。

国内的新闻报道,在恭贺彭勃夺冠的同时,也为25岁的王峰首次奥运之旅,渲染了浓浓的遗憾之情。只是王峰自己心里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自己曾经在地方队的放荡不羁与青春鲁莽,付出的代价。在接受所有媒体的采访时,他并未对雅典奥运会的失利做出任何辩解,反而坦率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你之后有为雅典奥运会的失利,而消沉过吗?”听到这个问题,电话里王峰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他没有正面回答,也许在巨大的荣耀面前,谁都无法做到淡然处之,但显然如今的王处长,早已不是那个愣头小子。

雅典奥运会的冠军们在全国各地,享受着无上的荣耀。而颗粒未收的王峰,则悄然回到训练场。25岁的王峰,没有丝毫犹豫,便做出了继续备战北京奥运会的决定。

2008年,王峰已经是29岁“高龄”了。相对于雅典,王峰对于北京奥运会的准备无疑是更加充分且细致的。

结合了自身条件和队伍统筹,王峰将目光由单人项目转向了双人项目。

刚配对时,秦凯因为年龄小,没有足够的大赛经验,经常在比赛前紧张。除了搭档,王峰更像是老大哥。

奥运会的宣传铺天盖地,秦凯本能地有些想逃避。而王峰说逃没有用,反而拉着秦凯看了各种报道。他和秦凯把每一场比赛,甚至包括每一次队内的练习赛,都当作奥运会的决赛来对待。两个人模拟了一次又一次,抠好每一个细节,将所有不确定因素都减到最小,以避免任何意外的发生。甚至对于每一跳的具体分数,王峰都做出了各种情况的预估。站在水立方的跳板上,奥运会本身给予王峰的压力已经被他内化到最小。

回顾比赛过程,王峰仍然觉得像一场梦,他说现在的自己说不出什么故事和细节,唯一记住的是一切都太顺利了,顺利得难以想象。像赛前一遍遍设想的那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一个小时的比赛仿佛就像几分钟那样快。从第一跳开始,每一跳都按照他们的节奏来,整体的状态好到超乎预料。尽管水立方里人声鼎沸,他却只能听见秦凯的声音、跳板的声音。一切——就像是水到渠成。

跳完最后一跳,他有些恍惚。直到秦凯开心地对他说:“峰哥,我们是冠军啦!”王峰才意识到,真的是奥运冠军了,多年的努力终于获得了回报。

这一次,他没有辜负所有人的期待。

咫尺天涯的爱情

如果你是王峰的粉丝,便能发现每次比赛,王峰总是在手腕上戴着一根红绳。

那是妻子王丹在他俩恋爱的第一年送给王峰的,他俩各自拥有一条。很多时候,他把这根绳子当作吉祥物。不管是训练还是比赛,永远不会离身,仿佛自己的爱人时时刻刻和他在一起。红绳很细小,戴在手上也有些松松垮垮,一不留神就容易脱落,但神奇的是,无论它掉在训练室的角落,还是掉在水池的底部,王峰总能顺利找回来。

右手上的红绳分外显眼

到后来,这根绳子因为不断被池水浸泡,已经发白,几乎快要散架,他才恋恋不舍地将佩戴了近十年的“吉祥物”和王丹的那条一起细心放在抽屉里保存起来。

2003年,经朋友介绍,王峰与王丹相识。彼此倾心的他们很快坠入爱河。为了离恋人更近一点,王丹放弃了家乡优渥的工作,只身前往人生地不熟的北京。为了能多看王峰几眼,她把房子租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的旁边。每天早上6点王峰出早操的时候,王丹都会站在阳台上,凝视着操场上跑步的恋人,这让她感到快乐和踏实。仅仅相隔一堵墙,却无法相守在一起,这样的生活,他们坚持了6年。

咫尺天涯的爱情终于在2007年修成了正果,王峰成为了中国唯一在役结婚的跳水运动员。

为了给只身陪伴自己的女友一个交代,他决定向队委会申请结婚。让他惊喜的是,领导考虑到他28岁的年龄和对中国跳水的巨大贡献,同时也考虑到王丹一个人在北京独自生活不便,马上答应了“这门亲事”。

领证那天,王峰起了个大早,请了半天假,想着能早早地领证。没想到民政局一早就挤满了人。屋子里一边是排着很长的队的窗口,而另一个窗口几乎没有人。王丹兴冲冲地指着没有人的窗口说,“咱们去那!”王峰赶紧拦住冒失的妻子,“那是离婚的!”

说到这,一向严肃的王峰不禁变换成温柔的语气,细细回味当时的甜蜜场景。

由于备战奥运,二人的婚礼迟迟未举行。直到2009年10月13日,王峰和王丹才在山东济南正式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王峰为喜欢大海的妻子,精心准备了一个以海为主题的浪漫典礼,整个背景都是白纱和蓝色的海洋。每桌嘉宾面前都放着一瓶象征蓝色海洋的花瓶,里面装满沙石,每桌也都标记着不同的海洋名字。

在亲友、教练和队友们的祝福下,在浪漫温馨的氛围中,两人拥吻,他们的爱情感染着现场的每一位来客。

婚礼后的第三天,第十一届全运会开幕式在济南举行,一对身着婚服的新人举着火炬,让全世界见证了他们的爱情。

王峰手携妻子,在体育场内奔跑着,脸上洋溢作为运动员的骄傲,但更多是作为新郎的幸福。王丹以运动员家属的身份出现在主体育场,进行最重要的火炬传递仪式。这一幕成为了全运会历史上的经典一幕,被永远地载入史册。

王峰和王丹身着婚服,传递圣火,全运会开幕式一大亮点

后奥运冠军时代

北京奥运会后,王峰依旧活跃在跳水池畔。2009年全运会对王峰来说意义非凡——这是他的主场,也是他的退役之战。最终,他成功获得了男子一米板的冠军。30岁的王峰,顶着桂冠,功成身退。

离开了跳板,王峰转向了行政工作,却一时间无所适从,倍感落寞。时间一天天过去,身陷办公室的他,回到跳水池的念头愈发强烈。

2010年夏天,王峰决定听从自己内心的意愿,为了再次冲击奥运会的席位,在山东开始了恢复训练。即便失败,他也希望能为山东再拿一块全运会金牌。退役再复出,王峰想让家乡为他再骄傲一次,完全不在乎结果是否会黯淡。

只是这次,他没能打破年龄的壁垒,身体状态的下滑,让他不能再支撑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了。他明白,自己再也无法复刻从前的辉煌。

2011年9月,伴随着奥运选拔的节节败退,伦敦奥运会离他越来越远。而中国人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却摆在了他的面前。32岁的王峰决定彻底转换人生目标,慢慢适应,认认真真地读书,然后踏踏实实地开始新生活。

毕业后,他依旧没有离开跳水,而是成为了山东省游泳运动管理中心的副书记以及跳水项目的负责人,找到了属于自己人生新的目标——为山东再培养出一个奥运冠军。

王峰时常还会想起他在国家队报到的那一天。在国家队的大门前站着的小伙子,懵懂又无知,更找不到方向。殊不知,他稀里糊涂跨出去的那一步,却成就了一段精彩的人生。

从跳水浪子逆袭到奥运冠军,他用了十年。坦然承认年少时的轻狂,勇敢面对自己的失败,发狠拼搏为了奥运梦想,打破常规给予爱人承诺。正如他的名字一般,王峰越过了横亘在他面前的很多座山峰。

王峰一贯保持着敢做敢当、说一不二的态度,留给大家一个硬汉形象。但在采访时,也能清晰感受到,王峰隐藏在坚毅外表下,毫无保留付与亲人的柔情。

大器晚成,王峰演绎了“浪子回头”的逆袭

人生,有许多事情值得等待。正像林清玄写的那样:有时是一首歌,有时候是一场电影。有时是一树的樱花,有时是一段旅程。有时是用一生等待一个人。

也许错过了世人眼中运动员最风华正茂的时光,但王峰依旧能够大步迈向最高领奖台,拿到自己“迟来”的冠军。

那一刻,年近而立的他用了十年坚守,终等来一树的花开。

(责任编辑:璐婷_NS524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金沙城网址 » 游戏人间的水中浪子,被郭晶晶领进神秘大门,29岁如愿逆袭